|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梁祝》經典的當代重構

文章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楊寧 時間:2020年01月10日 字體:

作為一部影響幾代中國人的經典藝術作品,《梁祝》小提琴協奏曲一直有著特殊的藝術價值和歷史意義。它不僅是一部優秀的音樂作品,更是中國文化符號、民族文化傳統的集中體現。今天,我們如何透過作品理解這一超越生死的愛情傳奇,音樂劇場《真愛·梁祝》以其獨特的藝術形式,在時隔60年之后對經典作品《梁祝》進行再度演繹,為新時代藝術創新開辟了新路徑。

《梁祝》愛情的當代解讀

《梁祝》之所以廣受歡迎,不僅在于它打破了西洋作品一統小提琴音樂的歷史,更在于它傳達了傳統中國一直在弘揚的至真至愛、矢志不渝的愛情觀念。

然而近年來,日益興起的消費文化對傳統真愛觀構成了沖擊,出現了解構愛情的傾向。正如俞麗拿所說:“現在好多年輕人對愛情非常隨意,結了婚過兩年就可以離婚,談戀愛、結婚首先看的是房子、車子,這是不應該提倡的。”如何重新定義“真愛”,進而通過文化藝術回復傳統愛情觀念的有機性,成為當今藝術作品需要面對的問題。音樂劇場《真愛·梁祝》通過對3段愛情故事的演繹,歌頌了以梁祝為代表的超越世俗功利的愛情觀念,重構了當今時代的真愛信仰。

從結構設計上看,《真愛·梁祝》用4種不同的舞臺表現形式,串聯起樊錦詩與彭金章、巴金與蕭珊、文成公主與松贊干布3段愛情。其中前3段舞臺劇與壓軸小提琴協奏曲《梁祝》之間構成了一種微妙的呼應關系:既一脈相承又相互獨立,尤其前3個故事,儼然編創者對《梁祝》主題的延伸和重構。

從表現方式上看,前3段故事分別從“學術追求”“生活回憶”“民族融合”三方面,采用舞劇、話劇、音樂劇的舞臺形式探尋真愛的存在方式,試圖讓觀眾從對過去愛情的刻板印象中走出來,表達了一個堅定的信念:真愛就在平淡的日常生活中,現實生活不是沒有真愛,而是缺少發掘愛的眼睛。

從情節處理上看,劇中故事在敘述時均切分為兩個時空:樊錦詩與彭金章相識于北大,最終定情于敦煌;巴金與蕭珊的愛情在蕭珊去世前定下了基調,卻在妻子去世后的痛苦中被再度強化;文成公主對松贊干布的情感從對長安城的留戀中走出,在聯姻后的婚姻中得以升華。這種雙重空間的情節設計,表現了主題背后的深層意蘊:真愛不是一蹴而就的,它理應從日常生活中走出,從瑣碎小事中升華。

《梁祝》經典的民族化表達

《梁祝》代表著中華民族的愛情觀。60年來,它以其獨特鮮明的民族風格和交響曲式,被公認為“中國的羅密歐與朱麗葉”,這與作品創作之初的民族化訴求密不可分。

民族化的關鍵是大眾化。正如俞麗拿所說:“我做學生時,最苦惱的是小提琴不受歡迎,我的初心就是人們可以喜歡上這個洋樂器,同時,中國的小提琴教學水平可以和世界接軌。小提琴協奏曲《梁祝》誕生,58年的小提琴教學實踐也取得了一定成果,我的初心達到了。”可以說,《梁祝》雖然采用西方協奏曲的音樂體裁,卻運用了以越劇唱腔為主的民族音樂語言,彰顯出中國傳統文化特色。這種嘗試讓《梁祝》有了廣泛的群眾基礎,也是其家喻戶曉的原因。

與《梁祝》的民族特色相呼應,《真愛·梁祝》在民族性上也進行了諸多探索。內容上,與西方文藝復興以來喜歡制造禁忌、加大戀愛雙方終成眷屬難度的方式表現愛情的偉大、悲壯不同,《真愛·梁祝》呈現的是細水長流式的愛情,更強調當代中國人的愛情觀應簡單純粹、長久堅守,而非宏大崇高。尤其是樊錦詩和彭金章、巴金和蕭珊之間的愛情故事,娓娓道來,更多是現實生活中共同的興趣愛好和一生的相伴相守。此外,在形式上,《真愛·梁祝》在燈光舞美的設計方面也進行了民族化探索,從雍容華貴的大唐盛世到典雅肅穆的布達拉宮,從大漠敦煌的西域風情到復古知性的老上海,中國歷史、文化元素符號的呈現,盡顯獨有的民族記憶。

《梁祝》創作的家國情懷

俞麗拿“封琴”10年之后再登臺,把觀眾拉回到了1959年上海蘭心大劇院,《梁祝》第一次由俞麗拿和上海音樂學院管弦樂隊奏響的那一刻。60年來,與《梁祝》這一經典作品廣為傳頌相伴隨的,是新中國成立后祖國日新月異的發展。

當下的文化語境與《梁祝》創作之初相比有了很大變化,新時代的《梁祝》所表達的含義也更加豐富。《真愛·梁祝》通過4段生死相依的愛情,體現了中國人深刻雋永小愛的同時,也包含著家國大愛。樊錦詩與彭金章以共同的學術追求為契機相伴一生,同時也為敦煌文物的發掘和保護作出了卓越貢獻。巴金和蕭珊的愛情,以巴金散文《懷念蕭珊》為劇情依托,寫出了特殊年代文藝青年男女的獨特追求,故事最后,巴金帶著對蕭珊的愛投身到祖國的文化建設事業中。文成公主與松贊干布的愛情,以大氣磅礴的音樂和壯闊宏大的舞臺背景,讓觀眾在頗具政治色彩的聯姻中感受到一絲人情味兒,同時也強化了愛情背后的歷史意義和文化責任。將個體愛情故事鑲嵌入家國情懷的時代背景中,是《真愛·梁祝》的對真愛價值觀的另一重建構,讓游移在個體情感層面的小愛有了更為深沉的大愛歸屬。

這種設計無疑是對當今時代愛情觀念及倫理價值體系的一次回應。近些年創作的部分文藝作品,雖在努力歌頌愛情,但背后的邏輯與幾十年前相比有了較大變化:曾經“為愛為國奉獻一生”的信仰體系逐漸瓦解,“不朽的愛情戰勝死亡”的理想主義愛情觀逐漸崩塌,愛情甚至被放置在天平上成為利益交換的砝碼。面對這一復雜的時代背景,《真愛·梁祝》試圖重新定義“真愛”,重建小愛與大愛之間的有機聯系,使傳統愛情故事在新時代有了厚重的歷史感。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和值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