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陳情令》中的中國傳統文化

文章來源:中國作家網 安大網文研究(微信公眾號) 作者:周文萍 時間:2020年02月04日 字體:

《陳情令》是一部熱門劇集,豆瓣評分人數高達57萬人,成為豆瓣歷史上參評人數最多的劇集,超過此前倍受好評的經典劇集《瑯琊榜》(35.6萬人),熱度可見一斑。

作為古裝仙俠劇,《陳情令》中有許多對傳統中國文化的表達,而值得注意的是,此種表達出自以90后為主的年輕團隊。可以說,該劇體現了90后新生代對于中國文化傳統的理解、繼承與想象。這種想象并非與歷史嚴絲合縫——與《長安十二時辰》的寫實性表達相比,《陳情令》里的古代中國更多寫意性質。劇中美輪美奐的人物、道具、場景與音樂并不拘泥于某個具體的朝代,而是從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化長河采擷出代表性元素,再糅進當代流行元素,是屬于當代的一種古風風格。國人對古風并不陌生,但對70/80后來說,對古風(當時稱“中國風”)更多停留于欣賞層面,90后則更多地將其帶到了自身的生活之中。古風文化不僅是90后新生代對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回眸,更體現了他們對于傳統文化的自信和在當代生活中復興傳統文化的努力。

情感:高山流水,含而不露

《陳情令》對中國文化傳統的表達,首先體現在劇中人物的情感展現和精神塑造上,著力表現一種高山流水、含而不露的中國式情感。這表明90后新生代對于傳統文化的理解并不止于外在形式,更有內在精神,顯現了年青一代對傳統文化的自信與傳承。

對于劇中兩個主要人物魏無羨與藍湛的關系,主創給出的定位是“知己”。與帶有江湖氣的“兄弟情”相比,知己情強調精神上的互通與理解,重在志同道合。“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從高山流水遇知音的俞伯牙與鐘子期到《笑傲江湖》中的劉正風與曲洋,知己情作為境界最高的中國式友情一直深受推崇。魏無羨與藍湛正是志同道合的知己。他們都有強烈的正義感,一同許下鋤強扶弱的理想。為了正義,面對以金氏為代表的仙門正派在推翻溫氏后虐殺溫氏無辜老弱的殘暴行徑,魏無羨寧可與仙門正派決裂也要保護溫氏老弱。而藍湛當時雖未能站在他一邊,卻對仙門正派所說的善惡黑白產生了懷疑。魏無羨死后,他對自己當時的猶豫感到悔恨,因此在魏無羨獻舍重生后就一直與其并肩作戰,一起守護心中的正義。

中國式的情感表達也是該劇令人感動的地方。劇中親情充分體現了中國人彼此關愛卻含而不露的情感特點。典型如江澄與魏無羨,江澄內心一直關心魏無羨,甚至為救他失去了自己體內的金丹,當面卻不僅從來不說關心的話,反而還要以毒舌式的語言來刺激對方;魏無羨也一樣,他將自己的金丹剖給了江澄,自己因此失去繼續修煉仙道的可能,但他也從來沒有告訴江澄。此外還有江厭離與魏無羨的姐弟情、聶明玨與聶懷桑的兄弟情、江楓眠與虞紫鳶的愛情等都非常動人,尤其是江楓眠與虞紫鳶兩人死后雙手緊握的一幕,是劇中最為催淚的場景之一。

風骨:知其不可為而為

劇中主人公頗有“中二”少年的熱血氣質,而這熱血與堅持正體現了儒家傳統的“知其不可為而為”與“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與風骨。

主人公魏無羨從小被江氏收養,江氏家訓就是“知其不可為而為”,這對魏無羨的影響極大。他具有鮮明的正義感和強烈的反抗精神。在溫氏聽訓,他不斷反抗溫氏的殘暴,包括幫助被溫氏折磨的藍湛、舍身救下被烙鐵殘害的綿綿。在溫氏被滅之后,他又反抗所謂名門正派對于溫氏無辜老弱的殘害。對他而言,正義的標準并不在于身份標簽,而在于行事是否正當,哪怕對正義的堅持使他付出了巨大代價。

藍湛是世家典范,行為從不逾矩,但他為堅持正義也毫不退縮。不夜天一戰中,他雖沒有站在魏無羨一邊,但為保護他以一己之力與各名門正派相斗,受到了藍氏三百戒鞭家規的懲罰。十六年后再見到魏無羨,他對是非曲直已有了自己的判斷,當魏無羨在金陵臺再次受到名門正派驅逐之時,藍湛義無反顧與他站在了一起。

此外,藍渙在藍家被燒時帶藏書出走,保存了藍氏的立家之本,虞紫鳶在溫氏上門逼其交出魏無羨時怒打王靈姣,以寧為玉碎的姿態保護了魏無羨等情節,無不體現了中國式的俠義與氣節。

意境:如一幅山水畫卷徐徐展開

除了中國式的精神、中國式的情感,《陳情令》更具有中國式的審美意境,無論場景還是道具,都努力讓觀眾體會到中國山水畫橫卷式的審美意趣。

首先引人關注的是劇中場景和服化道設計。如對于金、藍、江、溫、聶五大家族,劇中以金、木、水、火、土的概念為其設計居所及服飾,使每個家族都有著鮮明的文化個性。金氏富貴,所居金陵臺高大奢華,家族紋飾為牡丹紋,主色調是金色。云夢江氏隨性,所居蓮花塢碧水環繞,家族紋飾是九瓣蓮,主色調是紫色。姑蘇藍氏雅正,所居云深不知處清靜幽雅,家族紋飾是卷云紋,主色調是藍色。岐山溫氏威嚴,所居不夜天巍峨詭異,家族紋是太陽紋,主色調是紅色。清河聶氏清冷,所居不凈世樸素堅固,家族紋是獸紋,主色調是青灰色。

具體場景呈現上同樣如此。片中常用由上而下、由遠及近的鏡頭展現五大家族的居所,恰如一幅畫卷徐徐展開。年輕的魏無羨與江澄回到蓮花塢時,鏡頭從波光瀲滟、荷花爭艷、青峰數點的湖面逐漸推近到船上的兩人,又跟隨兩人登上碼頭的木棧道、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營造出世外桃源般的美好氛圍。劇中許多場景甚至都可以詩詞來概括:當魏無羨遠遠看見藍湛在橋頭看月,心中興起一番感慨,這一幕讓觀眾感受到了卞之琳《斷章》般的意境;當魏無羨在夜市轉頭看到藍湛站在一個賣燈籠的小販前看著自己的場景,有觀眾在彈幕上打出了辛棄疾的名句: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音樂也是《陳情令》一大亮點。劇中音樂由曾為《大明宮詞》《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等配樂的知名音樂家林海作曲。林海將古風元素與流行音樂相結合,精心創作了貼近該劇情節、人物與風格的音樂,達到了音畫合一、相得益彰的效果。如主題曲《無羈》用了大量古琴與笛子的結合,既符合人物經歷,更有濃郁古典韻味。《亂魄抄》依據劇情加入了日本音樂元素,頗具東洋風。藍湛問靈之時,林海更是依據演員手勢隨機編曲,與畫面完全融為一體。此外,林海還為劇中主要人物創作了人物曲,每首曲子都體現了人物的性格、經歷與心境,并由該角色演員進行演唱,頗有《紅樓夢》人物判詞的意味。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和值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