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抗擊疫情對文學的若干啟示

文章來源:《文藝報》 作者:李曉東 時間:2020年02月16日 字體:

這次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與先前歷次救治重大災害最顯著的不同就是,每個人都實實在在身處其中。2003年非典時期,除了重點地區的北京、山西、廣東,其他地方的工作、生產、生活并未受到特別大的影響。2008年汶川地震,江河更易、天地含悲,但災害區域是確定的、有限的。2020年的冠狀病毒,卻讓全國啟動了一級應急響應,每一個街道、社區、村鎮、樓宇,每一個家庭、直至每一個人,都不能置身事外。在中國歷史上,可以說是第一次。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以前所未有的決心和魄力部署疫情防控工作,全國人民都動員起來了。每一個在家不出門的人,看是“靜”,其實是“動”,改變了自己慣常的生活狀態和軌跡,以實際行動,為盡可能阻斷疫情傳播出一份力。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一直是中國文學最優秀的傳統,“每逢大事有佳句”,也是中國作家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到火熱斗爭的第一線積累創作素材、激發創作靈感,催生精品力作的生動體現。

習近平總書記2019年3月4日看望參加全國政協會議的文藝社科界委員時,提出了文學記錄新時代、書寫新時代、謳歌新時代的任務,為創作和評論指明了方向。疫情防控,是當前黨和國家以及全體人民的頭等大事,中國作家和中國文學同樣不能缺席,要用腳力、眼力、腦力、筆力,大處著眼、小處落墨,創作出反映眾志成城,共抗疫情事跡和精神的文學精品,用文學凝聚防控疫情的精神力量。

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時,出現了現實主義詩歌創作的熱潮,《有一個強大的祖國》等詩作,被轉發數百萬次,感動了無數人,顯示了文學對于現實無可替代的巨大作用。最近,一批贊美醫護人員、謳歌防疫精神的作品,特別是詩歌作品開始出現,其中不乏佳作,這是中國作協舉辦詩歌創作座談會之后的最新成果。如《文藝報》發表的王久辛的詩作《寫給奔赴武漢抗新冠肺炎的戰友:這些高尚的人》,演員吳京安朗誦,產生了強烈影響。但和2008年汶川地震時期相比,無論數量還是質量,都還有差距。這個時期,全國絕大多數人都在家里,空余時間較多,正是安靜讀書的好機會。同時,優秀的、正能量的文學作品,也能為長時間處于室內的人開闊精神,陶冶性情,拓展視野,積蓄力量。發生在抗疫一線和我們身邊的感人肺腑的大小事跡,都為文學創作準備了寶貴素材。一言以蔽之,正是文學應該有所作為,可以大有作為的時候,而且,還可以解決長期困擾文學創作的幾個問題。

其一,反映個體情感還是群體精神的問題。文學重在反映“大我”還是“小我”,一直困擾著文學理論家和作家,這次全國范圍內的、切身涉及每一個人的防控新冠疫情,把“大我”和“小我”完全結合了起來,真正做到了群體關注的,就是個人實際感受的,抒個人之情感,同時也在表達每個人共同的感覺感受感想。作家可以“宏大敘事”,將關注的目光投向疫區中心武漢,投向奔赴武漢,在疫區直面危險、忘我工作的醫務人員,也可以直接抒發一己之所思所感,以小見大,見微知著。

其二,生命關懷和關注當下生活的問題。“生命關懷”是很多作家創作的“高層次追求”,希望寫出生命的崇高、偉大、堅韌,以及“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望天地之悠悠,獨滄然而泣下”的終極關懷。同時,文學創作又不能脫離現實生活、人情性理,結果,現代主義與現實主義、浪漫主義與現實主義等,長期存在理論和實踐上的矛盾。新冠病毒流行性強,重癥可致人死亡,面對未知病毒和疫情,一批批來自軍隊和各省區市的醫護人員無所畏懼地與病魔斗爭,譜寫了一曲又一曲可歌可泣的生命贊歌,在極限、非常規考驗中,生之偉大崇高,無懼無畏,得到了最高的升華和最好的詮釋。但所面對的又都是具體的人和具體的病例、事例,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

其三,現象真實和本質真實的問題。文學是用文字形象地描述生活,作品中出現的是生活現象,而理論或哲學思考,“把人物變成觀念的單純的傳聲筒”,是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所不贊成的。然而,“文藝作品中反映出來的生活卻可以而且應該比普通的實際生活更高,更強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帶普遍性”。換言之,也就是本質真實。如何以文學的現象真實反映生活的本質真實?這次全民投入的防疫戰爭,為我們提供了難得的標本。身在一線的白衣戰士,每一個自覺待在家里的人,每一個戴著口罩出行的人,每一個社區志愿者,每一個在寒風中值勤的人,都是民族凝聚力具體而微的生動體現,是具體的、現象的可貴,又是超越的、思想的偉大。

其四,記錄、書寫、謳歌之間關系的問題。記錄、書寫、謳歌,既相互聯系,又各有不同要求。有些人把記錄等同于揭露,書寫要“秉筆直書”,把謳歌簡單化為贊歌,發生這種認識和創作上的失誤,創作者生活體驗缺失是重要因素。此次全民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沒有任何人可以置身事外,生活體驗是無可逃避的,因此也是實實際際的。許多生動的細節,只有文學才能記錄,歷史學和其他社會科學不可能像文學這樣關注細節。而以文學的方式形象地記錄,以雄健或柔美、豪放或婉約、深沉或清麗的風格表現之,便是成功的書寫,為其事跡或精神所感動感染,進而感懷,在心為志、發言為詩,言之不足,故詠歌之,謳歌是在記錄、書寫之上的正能量升華。

防控肆虐的新型冠狀病毒,需要文學書寫、記錄、謳歌,提供精神動力,凝聚強大精神力量,文學藝術界已開始行動,陸續推出有創意、有深度、有影響力的作品,同時,這件前無古人的工作,對文學創作也有諸多啟發。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和值走势 怎么做技术分析 股票指数怎么买入 海南排列五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是怎么玩 极速赛车根据什么开奖 我在澳门赌博的日子 如何分析股票 贵州11选5任五遗漏一定牛 优速配资 广东快乐10分开奖数据 贵州11选五走势图遗漏 福建22选5开奖顺序 山东群英会破解方法 安徽快三技巧规律 甘肃11选5任3中了多少钱 湖北30选5最近100期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