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復工后,文化藝術行業如何增強抗風險能力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劉洋 時間:2020年02月28日 字體: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很多演出被迫取消,圖為疫情暴發前的交響音樂會。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熱點觀察】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全國很多地方演出取消,影院劇院歇業,影視劇拍攝暫停,演藝、展覽、影視等文化藝術行業深受影響。讓人欣慰的是,在全國上下的共同努力下,疫情目前已得到初步控制,相關文藝行業也即將迎來復工潮。

復工的同時,有不少問題需要思考:文化藝術行業如何增強抵御風險的能力?疫情期間的特殊舉措,能否成為今后常態化的部署?

疫情激發了行業從業者的風險意識

許多人意識到此次疫情的嚴重性,是從春節檔影片集體撤檔開始的。多年來,春節檔是國內電影市場中票房收入最高的一個檔期,對于三四線城市以及廣大基層地區的電影院來說,春節檔更是主要收入來源。受疫情影響,整個2020年春節檔,線下實體院線都比較冷清,票房收入不如預期,承受著不小的經營壓力。而影視作品拍攝制作在過去一個月也受到了影響。據媒體報道,僅橫店影視城,就有20個在拍劇組和11個籌備劇組因疫情暫時停工,演職員紛紛在酒店或家里抗疫。除了影視劇,多檔綜藝節目也因疫情而停播、延播。

受到影響的不僅有影視行業,舞臺演出、音樂會、演唱會等行業同樣未能幸免。國家大劇院、上海大劇院、天津大劇院等知名劇院2月、3月的演出全部取消;武漢琴臺音樂廳5月10日之前的演出信息都已不見蹤影。中國演出行業協會2月7日發布的《致全國演藝同仁倡議書》顯示,2020年1月至3月,全國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萬場。

與此同時,包括國家圖書館、故宮博物院、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國美術館等在內的諸多機構也紛紛閉館。據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數據,自1月23日起,僅北京就取消了包括17個廟會在內的4300多場春節假日文化活動,關閉了全市372個市區文化館、圖書館、街道鄉鎮綜合文化中心以及6457個社區(村)文化室、183家博物館。

無論是取消演出,還是暫停影視劇的拍攝,都是抗擊疫情的客觀需要。但文化藝術行業,是一個特別需要“人氣”的行業。疫情讓人無法在現實生活中聚集,抑制了該行業的市場需求。受疫情影響,不少文藝單位尤其是民營文化企業資金鏈緊張,面臨著不小的生存壓力。國有文藝院團雖無生存壓力,但大量演出取消,也影響了正常的演出計劃。

一場疫情,讓人看到了文藝行業傳統發展模式的不足,也提醒文藝機構在“疫后再出發”中必須未雨綢繆以提高抵抗風險的能力。

經此一“劫”,文藝行業從業者的風險意識開始蘇醒,很多人開始思考:如果再次遇到新冠肺炎之類的突發事件,如何進行創作,如何保證演出,如何維持企業的生產經營。

線下線上“兩條腿”走路

疫情期間,作為不得已的臨時措施,許多文藝機構紛紛借助互聯網技術,將作品和服務搬到網上,開辟出新的藝術空間。

以影視行業為例,電影《囧媽》從線下撤出春節檔后改在線上播出,開辟了電影放映的新渠道。其實,線上放映的模式早已有之。幾年前“移動電影院”App問世,觀眾可通過移動終端觀看與線下院線同步放映的電影,票房收入計入中國電影總票房。當時,這種線上的電影發行放映模式,受到線下實體院線的集體抵制。但疫情過后,影視行業應該對這種此前并不太被看好的觀影和票房營收模式重新審視。一方面,互聯網已經滲透到各行各業,影視行業要完全拒絕互聯網已無可能;另一方面,一次疫情讓人看到線下放映模式的脆弱,增加線上電影發行放映模式,有利于增加電影行業整體的抗風險能力。

此外,國家大劇院推出“線上大劇院”,免費向公眾提供高雅藝術音視頻資源;中國美術館在網上推出《向醫務工作者致敬——中國美術館藏醫護題材作品欣賞》;各地博物館利用數字資源推出一批網上展覽,比如《全景故宮》《大唐風華》《戰國雄風》《數字敦煌》……疫情期間,借助互聯網,各文藝院團都提供了有聲有色的服務。上述種種多少有點“臨時抱佛腳”的舉措,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也為一直專注于線下服務的文藝機構提供了新的發展機會和發展空間。

隨著5G時代的到來以及虛擬現實技術的運用,在“疫后再出發”階段,演藝行業應該將發展線上業務作為重點。未來的線上演出,演員可以與觀眾邊演出邊互動,變“演后談”為“演時談”,為觀眾帶去劇場中無法獲得的觀演體驗。利用AR、VR等技術,博物館、美術館今后應該大力布局“云展覽”,讓觀眾通過電腦、手機屏幕以及各類技術手段,全方位、多角度觀看展品,還可以邀請專家進行在線導賞、解讀。隨著技術的發展,“云展覽”將有條件與沉浸式展覽相結合,帶來更好的網上觀展體驗,也有望為策展、觀展帶來新的思路和增長點。

總之,疫情過后,文化藝術行業應該積極擁抱互聯網、擁抱新技術,線下線上“兩條腿”走路,打造出全新的文藝形態和產業形態,這不僅是滿足廣大人民群眾美好生活需要的客觀要求,也是提高行業抗風險能力,實現自身健康可持續發展的內在要求。

豐富自身業態,適當多元化發展

2月16日,中央芭蕾舞團推出的“芭蕾小課堂”上線。在6分多鐘的節目中,中央芭蕾舞團獨舞演員方夢穎,教授了在家里就可以練習的“一面墻美背”等芭蕾動作,“希望幾分鐘的在線芭蕾教學能夠給受疫情影響和困擾的人帶來溫暖和快樂”。“芭蕾小課堂”讓因受疫情影響很長時間沒有演出的方夢穎終于“有事情干了”,也讓她對職業的認知有了些許改變,她覺得自己未來可以“既做演員,又當老師”。

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里,對個人如此,對一個文藝單位亦如此。盡管不少演出場所此前已在努力豐富自身業態,但他們將絕大部分業務、功能、營利點都押在了線下演出上,經營、運作模式稍顯單一。未來,劇院、音樂廳等演出場所在承接、舉辦演出的同時,還應圍繞觀演開發配套服務。

文化藝術單位擁有寶貴的人才資源和藝術家“朋友圈”,除了將其投入創作、演出,也不妨著眼于以線上沙龍、慕課等形式開展藝術教育、藝術普及。疫情期間,除了中央芭蕾舞團推出的“芭蕾小課堂”,廣州大劇院針對自家會員推出了線上節目《名家講壇》,眾多歌唱家、指揮家、作曲家、舞蹈家、京劇表演藝術家、作家等在線開展藝術講座,與觀眾談藝術、說人生。這類靈活輕便、交流成本較低的線上活動,既能服務于社會,滿足廣大藝術愛好者的學習欣賞需求,又有利于文化藝術單位培養、擴展自己的會員群體。今天的線上粉絲或許就是明天的線下觀眾,形成良性循環,抗風險的能力自然得以提升。

許多演出場所已形成強大的品牌效應和市場號召力,是很多藝術愛好者心目中的“殿堂”。這類演出場所可以開發主題衍生品,在創作和演出之外,開拓更多增收路徑。比如,上海東方藝術中心就擁有自己的衍生品官方微店,出售的披肩、絲巾、眼罩、帆布包、馬克杯等或繡有翩翩起舞的舞者,或畫有以莫扎特的《動物狂歡節》為靈感設計的卡通手繪,兼具實用和審美價值。優質演出內容成為衍生品開發的靈感來源和出發點,而隨著主題衍生品在市場中流轉,藝術演出也得到了有效的宣傳、推廣。

(作者:劉洋,系中國傳媒大學教師)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和值走势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视频 河内五分彩定位胆技巧 体彩泳坛夺金任2技巧 怎么开户股票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号 广发证券开户为什么要选套餐 广西快乐十分规则 股票入门书籍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电子版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排列7开奖号码 安徽快3看图技巧 22选5开奖结果 河北一定牛11选五 3d时时乐平台出租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