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疫”路有你 春暖花開

文章來源:中煤大屯公司 作者:侯憲英 時間:2020年03月08日 字體:

25公里是他眼中的距離,而雙腳走過的路程是無法用數字計算的;轄區不大,卻有6萬多人口,近5000輛車進駐,每天的車流量在1萬5至1萬8;他每天面對的是各種車輛的有序通行和周而復始的巡查;長年在道路上執勤,汽車的尾氣和馬路上的灰塵讓50歲的他看上去比同齡人更加滄桑,但他干工作的那股勁兒卻絲毫沒有減。

2月20日,春光明媚,溫暖柔和,滿滿的陽光傾瀉在路面上,讓空寂多日的大屯礦區突然有了生氣,因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而布設的7個卡點正在陸續拆除中。

解封了,人們奔走相告,心里有了些許輕松。“那個就是溫隊長,頭發有點白的。”一名交警指著前方正在卡點清除路障的背影說,“這次疫情中大屯中心區總共設了7個卡點,每個點都是他設計布置的,所以沒有人比他再清楚的了。從昨天晚上接到撤卡任務他就一直忙到現在,他說交給別人他不放心,一定得自己動手才行。”

交警口中的那個人就是溫亞峰,大屯公安分局交警大隊秩序中隊負責人,二級警長,一級警督警銜。自新冠疫情發生以來,他已連續堅持工作二十余天,累了就和隊友輪流休息一會兒,醒來繼續奔波在防控一線。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為人低調,踏實肯干,有責任、肯擔當,處處為隊友著想,深受大伙的敬重。”大屯交警隊隊長劉鵬這樣評價他。

我是共產黨員必須在一線

溫亞峰做夢也沒想到庚子鼠年的春節會是這樣一種打開方式。1月24日,除夕,一個中國人歷來重視的日子,然而正當舉國上下喜迎庚子新年的時刻,一場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速度傳播之快讓所有人措手不及。大屯公安分局交警大隊接到防控任務,緊急召開會議部署疫情防控期間的各項工作,一再強調嚴格落實“1、3、5”快速反應處置措施,堅決服從防控指揮部調度,加強各類重點場所值守安保,嚴格交通卡口管控,堅決完成疫情防控工作任務。

疫情就是警情!軍人出身的溫亞峰一直保持著干練果斷、行動迅速的作風,第一時間向領導請纓:放棄春節假期,全天候服從命令聽指揮,決心在疫情防控工作崗位上恪盡職守,帶領秩序民警沖鋒在前,扼守住疫情防控的生命線。

隨著疫情阻擊戰的不斷深入,“24小時、零距離”執勤,加上可以預見的風險和難以預見的風險,工作在防控一線,是需要一定的擔當和勇氣的。

“我是共產黨員,就應該堅守在防控第一線,沒什么可猶豫的。”溫亞峰沒有豪言壯語,但每一字都重若千鈞。

阻斷疫情再苦再累都值得

為了阻斷疫情,封鎖后的大屯礦區只留一條道路作為進出口,除必要的特種車輛、救護車、運輸救援物資的車輛可以通行外,其余車輛不準進入。溫亞峰每天值守在卡點十余個小時,了解調度情況,處置違法亂停車輛,疏導交通。他和隊友們每天都要在中心區內來回巡邏多次,利用宣傳車的大喇叭反復提醒居民做好防護,宣傳疫情知識。

剛開始很多居民因行程受阻或者出行困難對卡點封閉管理很有意見,對溫亞峰的工作很不理解,遇到脾氣暴躁、行為不理智的,罵罵咧咧甚至動手動腳,溫亞峰都要耐心地給予解釋,苦口婆心的進行規勸,充當起調解員的角色。

“秩序中隊5個人,都是50多歲的老同志了,有一位今年4月份就要退休了,還依然堅守在一線,這是一個特殊的群體,卻展現出了不一樣的風采,真的很讓人感動。在他們隊里最年輕的溫亞峰都已經50歲了。”公安分局辦公室的王雅文說。

從1月24日大屯中心區布設卡點,封閉道路,到2月20日卡點解除,28天的時間溫亞峰只回了兩次家,每次都匆匆趕回來,除夕、元宵節他都是和執勤人員在卡口度過的。

每天溫亞峰都在卡點值守十幾個小時,累了就在帳篷里和同事們一起聊聊天稍微休息一下,看見車來又出去查車,詢問人員往來情況。凌晨5時,室外溫度降至零下5度,寒氣逼人,上班的職工開始陸續趕往乘車點,溫亞峰也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秩序中隊除了在卡點維持秩序,還要配合防疫部門做好疫情排查,按照“逢車必查、逢人必測”的要求,和醫務人員一起駐車檢查、測溫、消毒、詢問、登記,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設卡期間查詢車輛5000余次,測溫群眾1.5萬余次。

車子不能進入中心區,停放就成了難題。很多車主圖方便亂停亂放,沒有章法,碰撞摩擦是難免的,矛盾也就越來越多;道路堵塞,車子無法移動,大屯公司的通勤車、急救車輛就沒有辦法通行。大屯公司是煤礦企業,為保供應不能停產停工,職工一直都在崗位值班,疫情期間出行困難,只能選擇通勤車,如果晚點就會影響職工出勤。

溫亞峰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為了緩解車輛的亂停亂放,他現場勘察,因情施策,疏堵結合,把天津東路作為臨時停車場,集中停放車輛。對影響道路安全的車輛,通過車輛信息查詢后挨個打電話通知車主處理,不及時處理、影響嚴重的采取措施進行處罰。起初居民怨言很大,認為特殊時期就該特殊對待,可溫亞峰沒有妥協,作為一個資深交警,他知道安全隱患不排除就有可能發生大的交通事故。

看不清你的面容卻知道你的名字叫警察

2月5日早上,在南京路執勤的溫亞峰剛剛巡視完周邊的車輛,正想坐下來喘口氣,一輛私家車在溫亞峰面前緊急剎住車,隨后一個小伙子慌張地從車子里跑過來,著急地對溫亞峰說:“我們家孩子生病了,得快點去醫院。”溫亞峰急忙站起來,透過車窗玻璃,孩子媽媽正眼巴巴地向外張望著,孩子在媽媽懷里哇哇地哭著。溫亞峰心軟了,他想起了自己剛四個月的小孫女,可現在正是疫情最嚴峻的時候,按照規定車輛不允許進入中心區。

醫院在中心區東北,距離卡點還有很長一段路程,這幾天溫度低,天氣陰沉寒冷,如果抱著孩子從卡點走到醫院,孩子會吃不消的。溫亞峰認真詢問了解情況后,給夫妻倆和孩子做了必要的檢測,然后跟隊友交代一番,讓一家三口上了他們執勤用的警車。到醫院后,溫亞峰幫著夫妻兩個掛號找醫生,等孩子就診后才離開。小夫妻對溫亞峰很是感激,不停地說著感激的話,雖然帶著口罩夫妻兩個看不到溫亞峰的面容,但他們卻記住了一個光榮的名字叫人民警察,是他們給了這城市更多的溫暖和感動。

卡點執勤那么久,每天都有許多感人的故事發生。一天早上,溫亞峰正在指揮車輛停放到指定位置,就接到徐莊煤礦一位職工的求助。她的孩子三歲,患了嚴重皰疹,正在服用一種藥劑,而這種藥只有在張雙樓那邊的診所可以配到。現在疫情緊張,從大屯中心區到張雙樓都設有卡點,想過去取藥根本不可能。

聽了她的訴說,溫亞峰也為難了,雖然情況緊急,但他也不能開這個口,再說即使這邊的卡點過了,到張雙樓還有十幾里路,到了那邊的卡點也過不了。溫亞峰想了想,讓求助者跟張雙樓那邊的人聯系好,兩邊同時過去,在中間對接。終于聯系好了,溫亞峰開上警車帶著求助者往約定的地方開去。一路顛簸,取到藥的求助者感動地流下了淚。原本她只是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找到溫亞峰,沒想到他不僅解決了難題,還親自幫她取了藥。溫亞峰只說了句:“沒什么,這是我們該做的,快回家看看孩子吧。”話沒說完就又在卡點忙碌起來,一抹鮮艷的熒光綠在人群中閃動著溫暖和感動。

他就是個執著的人

提到溫亞峰的名字,也許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提到每天早上在護學崗上指揮交通的警察,他們對會想到這個面孔。每天早上七點到交警隊報到,七點半準時出現在學校路口指揮過往車輛,保證孩子們的安全。8點結束護學崗的執勤任務,他們就開始在大屯中心區各條街道進行巡視,維持車輛秩序,周而復始,單調又繁雜。可在溫亞峰心里并不覺得枯燥乏味,他在這個崗位上一干就是30年。

隊友們提到溫亞峰的時候,“認真、踏實、不偷懶”是對他最多的評價。無論是處理一起小的交通事故還是處理一起簡單的交通違法行為,溫亞峰都是親力親為。因為秩序中隊的隊友年齡偏大,新生力量又補充不進來 溫亞峰作為領頭人,又是最年輕的一個,便自覺攬下了更多的任務,每年評先的時候他總是不斷地謙讓,把機會讓給其他隊友,他常說:“伙計們都辛苦了,作為隊長,我應該多體諒照顧他們,他們都不容易啊。”

2019年,大屯中心區“三小”車輛整治,溫亞峰深知大屯中心區所處位置的復雜性,周邊農村人口流動大,為了讓政策深入人心,他仔細分析形勢,從六月份開始就利用宣傳欄、巡邏車等工具反復宣傳車輛整治的規定、實施辦法,漸漸地讓居民深入人心,到十月中旬正式實施的時候,溫亞峰又深入社區居民點勘察,成功在實施日沒有發現違規車輛,隊友們都對豎起了大拇指,連聲說:“溫隊就是牛。”

由于長時間的執勤站立,溫亞峰的雙腿關節疼痛難忍。晚上在卡點值守的時候,幾層護膝都抵不住寒風的侵襲,但他從沒有過任何怨言。

溫亞峰的兒子在醫院工作,也是這次疫情戰中的逆行者,父子倆快一個月沒見面了,平日里都在各自的崗位上忙碌著,只能利用吃飯時間才匆匆打個電話,通個視頻。父子倆經常互相鼓勵,為各自打氣加油。

溫亞峰的小孫女剛剛四個多月,疫情發生后,他和兒子在堅守在抗疫一線,兒媳也在礦上值班,孩子和所有家務都壓在了妻子一個人身上,有時候累了妻子就會埋怨:“50多歲的人了還整天沖在一線,不想著自己,就不能考慮考慮我,家里一大攤子事全砸在我一個人身上。”每每這時候溫亞峰心里就會有滿滿的愧疚,可任務來了,他又快速地沖在前面。

病毒肆虐的冬天終將會過去,生機勃勃的春天定然會如期而至。“山川異域,風月同天”,有這么多像溫亞峰一樣堅守在抗疫一線的人,還有什么災難是過不去的。燦爛星空,誰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們給我最多感動,正因為“疫”路有你,我們才有期待春暖花開的那一刻。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和值走势